比起其他的癌症,更多的女性被诊断患上乳腺癌。自二十世纪以来,多亏及早发现和治疗改善,死于乳腺癌的女性人数稳步下降。即使癌症在晚期阶段被发现,新的治疗方法也可以帮助许多乳腺癌患者有良好的疾病控制,保持良好的生活质量。

马来西亚的乳腺癌治疗



风险因素

年龄
大多数乳腺癌在40-50岁以上的女性中发展。
个人乳腺癌史
一名在一个乳房有乳腺癌病史的女性,每年有1-2%的机会在对侧乳房发展第二次乳腺癌。
乳腺癌家族史
– 第一近亲,如母亲,姐妹,兄弟,以及诊断为乳腺癌或卵巢癌的儿童,尤其是在50岁前。
– 许多已经被诊断为乳腺癌或卵巢癌的近亲,特别是在50岁前
– 两个乳房都患有乳腺癌的家庭成员。一名男性亲属患有乳腺癌。
– 如果男性亲属患有乳腺癌,或者女性亲属在年幼时期患乳腺癌或卵巢癌,这可能意味着您的家族有遗传性乳腺癌基因,如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BRCA1 or BRCA2)。
遗传风险/遗传倾向
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是最常见的遗传基因,与乳腺癌和卵巢癌以及其他类型的癌症风险增加有关。如果男性亲属有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突变,那么前列腺癌的风险会增加。
Onco Life中心提供遗传基因咨询和检测。可供检测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突变和其他遗传综合病症。如果一个女性是基因异常者,我们可以建议她采取适当的筛查措施,以及她可以采取的医疗措施,以降低她一生中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
个人卵巢癌史
如果卵巢癌是由于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等遗传性突变造成的,那么卵巢癌的病史会增加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
生活方式因素
超重的更年期妇女可能会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身体活动的增加与降低发展乳腺癌的风险有关。目前的研究提示,每天饮用两种以上含酒精的饮料会提高患乳腺癌的风险。
缺乏体能活动和肥胖。

治疗综述

Onco Life中心的乳腺癌专家提供的治疗建议是量身定制和个性化的,并取决于几个因素,如肿瘤的阶段,肿瘤亚型(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细胞程序死亡-配体1和 PIK3CA((一种蛋白激酶的编码基因)) 基因突变状态),基因组标志,患者年龄,患者更年期状态,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突变的存在。除分期调查研究外,其他检测工具也可以帮助估计预后诊断并帮助我们的乳癌专家做出辅助疗法的决策。乳腺癌21基因检测(Oncotype Dx™)或70基因表达谱检测(MammaPrint™)是可以在您的肿瘤组织上进行的测试,可以预测乳腺癌复发的风险。

 

手术

对于乳腺导管原位癌(DCIS) 和早期乳腺癌,我们建议进行手术切除肿瘤。在另一个乳房发展新癌症的风险很高的妇女,可以考虑双侧乳房切除术。这包括乳腺癌易感基因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基因突变的女性和两个乳房都有癌症的女性。

对于肿瘤较大或生长速度较快的肿瘤患者,Onco Life中心的肿瘤科医生会建议在手术前以化疗或激素治疗进行全身治疗(前导辅助性治疗),如果手术前肿瘤明显缩小,这可能会导致保乳手术。手术后给予的治疗被称为辅助治疗。辅助疗法可以包括放射疗法,化学疗法,靶向疗法和/或激素疗法。

对于复发性癌症和转移性癌症,治疗方案取决于癌症第一次如何被治疗和肿瘤性质如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细胞程序死亡-配体1和 PIK3CA基因突变。

放射治疗

最常见的放射治疗类型被称为外部放射治疗。最常见的,放疗是在肿块切除术后给予,和如果被推荐之后需接受辅助性化疗。这有助于降低乳房癌复发的风险。事实上,在现代手术和放射治疗的情况下,现在乳房癌复发的比率是少于5%。

根据患者的年龄,肿瘤大小,阳性淋巴结数量,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状态,也可以对乳房切除术后的某些妇女推荐辅助性放射治疗。

有三类用于乳腺癌的全身治疗,即化疗,激素治疗和靶向治疗。

化学疗法

化学疗法通常通过阻止癌细胞生长和分裂的能力来破坏癌细胞。化疗可能会在手术后给予,以消除任何剩余的癌细胞。对于一些直肠癌患者,在手术前给予放疗以缩减直肠肿瘤的尺寸,减少癌症复发的机会。

激素疗法

激素治疗是在早期和转移性乳腺癌中雌激素受体和孕激素受体表达肿瘤的有效治疗。当使用阻断激素于早期疾病时,可以帮助预防乳腺癌复发和死于乳腺癌。激素疗法缩小毒瘤并改善转移性乳腺癌中的癌症相关症状。

绝经前女性辅助激素治疗的方案包括五年或更长时间的使用某类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SERM)药物,并且在绝经开始后改用芳香化酶抑制剂(Al)。对于极年轻时就被诊断出罹患乳腺癌的女性或癌症复发的高风险女性,建议使用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和芳香化酶抑制剂五年以抑制卵巢功能。

用于转移性乳腺癌的激素疗法的方案包括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卵巢功能抑制和芳香化酶抑制剂。对于PIK3CA基因突变的乳腺癌,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SERD)药物可能会达到更好的效果,当它与细胞周期素激酶(CDK4 / 6)抑制剂 ,芳香化酶抑制剂或磷脂酰肌醇-3激酶(phosphatidylinositol 3-kinase, PI3K)抑制剂联合使用。

靶向治疗

靶向治疗靶向癌症的特定基因,蛋白质或有助于癌症生长和存活的细胞组织环境。抗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单克隆抗体治疗被批准用于辅助性治疗和晚期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阳性乳腺癌。在第一线治疗中,两种不同类型的单克隆抗体和化学疗法的组合可提高治疗效果,并延长寿命。此外,在第一线治疗失败后,还有其他二线获批准的抗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治疗方案可用于治疗转移性乳腺癌。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最近批准了一种新药,用于具有PIK3CA基因突变的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您可以在咨询我们的肿瘤科医生期间询问有关这种新药物的更多信息。

靶向细胞周期素激酶(CDK4 / 6)蛋白的药物已获准用于患有雌激素阳性受体阳性(estrogen receptor-positive),HER2阴性的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女性,并可与芳香化酶抑制剂(Al)结合使用。

聚腺苷酸二磷酸核糖转移酶[poly(ADP-ribose) polymerase, PARP]抑制剂,可通过防止癌细胞修复损坏而破坏癌细胞,可用于患有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易感基因1(BRCA1)或乳腺癌易感基因2(BRCA2)基因突变的患者。

免疫疗法

免疫疗法旨在增强人体抵抗癌症的天然防御能力。2019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结合蛋白的化学疗法药物联合用于晚期肿瘤表达细胞程序死亡-配体1(PD-L1)的三阴性乳腺癌。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也批准了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来治疗转移性乳腺癌。这种转移性乳腺癌的分子改变称为高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或DNA失配修复缺陷(dMMR)。

破骨细胞的靶向治疗(阻断骨质破坏的药物)

双膦酸盐(bisphosphonate ) 是阻断破坏骨骼细胞,被称为破骨细胞的药物。唑来膦酸是用于癌症骨转移的双膦酸盐。研究表明,当这药物给予绝经后的女性,它可能会减少乳腺癌复发,特别是在骨中。

地诺单抗是另一种称为核因子kB受体活化因子(RANK)配体抑制剂的破骨细胞靶向疗法,在控制癌症骨转移症状方面可能比双膦酸盐更好。

在Onco Life中心,患者及其家人有机会与我们的肿瘤科医生,护士,辅导员讨论他们的感受,或加入我们中心的心理社会计划和支援小组。


下载有关乳腺癌的手册

Booklet all about 马来西亚的乳腺癌治疗

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