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相对来说不是很常见,它可能源自卵巢内不同类型的细胞。乳腺癌易感基因1和乳腺癌易感基因2的遗传突变极大地增加了女性患卵巢癌的风险,和患乳腺癌的风险一样。大多数卵巢癌都是晚期确诊出来,即使是更晚期的肿瘤,症状和迹象也是模糊和非特异性的。就卵巢癌而言,没有可靠的筛检。

马来西亚卵巢癌的治疗



 

卵巢癌的类型

上皮性卵巢癌 (EOC)

上皮性卵巢癌(EOC)或卵巢癌占所有卵巢癌的大多数(85%-90%)。四种最常见的肿瘤细胞类型的上皮性卵巢癌是浆液性,粘液性,透明细胞和子宫内膜样的。浆液细胞类型是最常见的种类。现在普遍认为许多这些癌症实际上来自输卵管内衬。

低恶性潜能卵巢肿瘤

低恶性潜能的卵巢肿瘤占上皮性卵巢癌(EOC)约15%。它们通常是浆液性或粘液性细胞类型。它们通常发展成可能引起症状的大型瘤子,然而它们很少转移。通常,即使在更晚期阶段切除肿瘤也能治愈。

生殖细胞卵巢癌

生殖细胞肿瘤来自卵巢的生殖细胞。这些肿瘤并不常见,主要见于青少年或年轻女性。这类型的肿瘤包含不同类别:无性细胞瘤,卵黄囊肿瘤,胚胎癌,多胚胎瘤,非妊娠绒毛膜癌,未成熟畸胎瘤和混合生殖细胞肿瘤。

基质卵巢癌

另一类卵巢肿瘤是性索间质瘤。这些肿瘤是来自卵巢内的支持组织。基质卵巢癌(产生激素的肿瘤)包括颗粒间质肿瘤和支持间质细胞肿瘤。

风险因素

患卵巢癌的风险因素与两个主要类别有关。

排卵
早发性的月经初潮,迟绝经和从未生育是患上卵巢癌的危险因素。
家族病史
15%的卵巢癌与遗传有关。目前的指南建议所有患有卵巢癌的女性都应接受乳腺癌易感基因1和乳腺癌易感基因2突变的检测。乳腺癌易感基因1和乳腺癌易感基因2是已被鉴定出具有遗传性癌症风险的基因。

比较不常见的是,林奇综合征(Lynch syndrome),李弗劳明综合征(Li-Fraumeni syndrome)和多发性错构瘤综合征(Cowden's syndrome)可能与卵巢癌风险增加有关。

 

卵巢癌是否可预防?

如果患者对乳腺癌易感基因或林奇综合征遗传缺陷呈阳性,那么患者应该认真考虑切除她的输卵管和卵巢以减少她患癌症的机会。有这些突变的女性患卵巢癌的风险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心脏病的风险并不像死于其中一种癌症那么重大。这切除手术可以在生育结束时或在35岁时计划。

请与Onco Life中心的肿瘤科医生和遗传顾问根据您的年龄和家族患卵巢癌病史讨论有关您的卵巢癌风险,以及如何将这风险降至最低。

 

卵巢癌分期

 

 
第1期

仅限于一个或两个卵巢

 
第2期

仅限于骨盆

第3期

骨盆外的瘤疾,但仅限于腹部或累及淋巴结,但不包括肝脏内部

第4期

瘤疾扩散到肝脏或腹部外

完整的卵巢癌分期包括子宫切除术,切除卵巢,输卵管,骨盆和主动脉淋巴结清扫术,网膜和腹膜的活组织检查。卵巢癌分期是通过手术确定的。

如果是第4期,那么诊断可以通过活组织检查证实,并且可以在手术前开始新辅助化疗。

 

治疗方案

请与我们Onco Life 中心的肿瘤科医生讨论您的治疗方案。我们Onco Life中心肿瘤科医生的治疗建议是量身定制和个性化的,并取决于卵巢癌的类型和分期,血液或肿瘤的基因变化以及患者的喜好和整体健康状况。在过去一、两年中,卵巢癌的药物治疗领域有了极大的进展。

手术

手术是用于肿瘤分期和减积。分期是确定癌症在体内扩散的程度。减积是尽可能除掉越多的肿瘤。这种手术通常是切除输卵管和卵巢(称为输卵管卵巢切除术),子宫(子宫切除术),移除网膜(卵巢切除术),淋巴结活组织检查以及与瘤疾有关的任何其他器官。为了达致“最佳减积”,至少不应留下大于1厘米的单个瘤。为了获得“最佳减瘤”,患者本身可能需要在手术前进行几轮化学疗法(新辅助化疗)。

化学疗法

任何患者的身体健康若足以让他忍受化疗的,通常会从中受益匪浅。最初诊断时,通常的一线方法是给予双铂核药物和紫杉烷类药物的组合。在卵巢癌中可以考虑替代组合或单一药剂化疗方案。

基质和生殖细胞卵巢肿瘤通常用化疗药物的组合治疗。对于这方面肿瘤的研究较少,因为它们比上皮肿瘤更易于治愈且更不常见。

靶向治疗

靶向治疗靶向癌症的特定基因,蛋白质或有助于癌症生长和存活的细胞组织环境。这种类型的治疗可阻止癌细胞的生长和扩散,同时限制对健康细胞的损害。为了找到最有效的治疗方案,我们的肿瘤科医生可能会进行检测以鉴定肿瘤中的基因,蛋白质和其他因素。

一般上,约20%的高级别肿瘤在乳腺癌易感基因(BRCA)中具有突变。即使仅在肿瘤而非血液中发现乳腺癌易感基因突变,也可能会提高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的有效性。较不常见的卵巢癌,诸如低级别浆液性癌,子宫内膜样腺癌和透明细胞癌,可能会在苏氨酸蛋白激酶(BRAF),PIK3CA((一种蛋白激酶的编码基因))和磷酸酯酶与张力蛋白同源物(Phosphatase and tensin homolog,PTEN)之类的基因中表达突变。

1)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会阻断涉及修复受损DNA的酶,从而导致细胞死亡并减慢或阻止肿瘤的生长。乳腺癌易感基因通常参与DNA修复,这些基因中的突变会干扰该途径的功能。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使原本具有乳腺癌易感基因突变的细胞难以生长和分裂。

2)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单克隆抗体可有效地阻止称为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蛋白质的作用,并阻止新血管的形成。因为肿瘤需要由血管递送的营养物质来生长和传播,所以抗血管生成疗法的目标是“饿死”肿瘤。

激素疗法

激素疗法诸如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SERM)药物和芳香酶抑制剂等更常用于治疗恶性间质肿瘤,例如复发性颗粒细胞瘤。

免疫疗法

免疫疗法是妇科恶性肿瘤的新兴领域,包括卵巢癌。免疫疗法是一种使用患者的免疫系统对抗癌症的疗法。目前,免疫疗法获准用于微卫星不稳定性(MSI) - 阳性卵巢癌。

在Onco Life中心,患者及其家人有机会与我们的肿瘤科医生,护士,辅导员讨论他们的感受,或加入我们中心的心理社会计划和支援小组。


下载有关卵巢癌的手册

Booklet all about 马来西亚卵巢癌的治疗

预约